前衛新潮的雍正:完美主義下的審美眼光

chinanewsdaily     2018-02-13     檢舉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趙立波

一、完美眼光

雍正登基不久,數次下發批示說:「外間所進香囊中,有裝飾華麗、雕刻精工者,此皆開風俗奢侈之端,朕所深惡而不取也。」《世宗實錄》中,他的一等大秘張廷玉撰文稱頌說:「世宗憲皇帝時,廷玉日值內廷。上進膳,常承命侍食。見上於飯顆、餅屑,未嘗廢置纖毫。」《澄懷園語》理政之初便對臣下下發諭旨,要力倡簡約,摒棄奢靡之風。在給高斌的批示中說:「宮燈所進過多矣。以後制燈只需秀雅,不必刻意精巧,兼費雕繡之工物力殊為可惜。」

與此同時多次對內閣下旨:「今各省督撫中,尚有未能深體朕心,於土產之外,復以器玩進獻者……茲特再行宣諭:倘或仍有進獻古玩者,則並其方物土產亦行擯棄。」《世宗實錄》他甚至在臣下如何節省用紙上反覆絮絮叨叨「可惜綾子,向後除面封套,折深用黃色紙好。」、「請安折用綾絹為面,表汝等鄭重之意猶可,至奏事折面概用綾絹,物力艱難,殊為可惜,以後改用素紙可也。」

這些節約在表面都是真的,但僅僅可解讀為雍正想要引領簡樸的帝國作風,其實,雍正在生活品質和文玩藝術的追求上的完美精緻,在清代歷屆皇帝中首屈一指。尤其對於文玩,容不得一點瑕疵。他對文玩的改造均提出了十分特色的鮮明觀點,並將其付諸行動,變成令其自己無可挑剔的一件美品。

有一次呈進靈璧石磐,他不滿意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此磐聲音甚好,但『太古之音』四字刻法不好,或者改做八分書,或去平。爾等酌量做。再絛子甚長,做短些。架子不好,另換架子。」、「年羹堯進的點翠盆景,五盆內有一盆好的,其餘俗氣些。」臣下送的或是一流宮廷工匠做的作品,他一般都要提出修改意見,其愛好程度之深,修改意見之多令人昨舌。

雍正對蓮艾硯的批評更為具體而獨到:「做的甚不好,做素凈、文雅好。何必眼上刻花。再書格花紋亦不好,象牙花囊甚俗,琺琅葫蘆式馬褂瓶花紋,群仙祝壽花籃春盛亦俗氣。」

從後來雍正大部分文玩的風格大多都以「素凈」為主,一如雍正的性格屬於直來直去,簡約而不簡單。

雍正對文玩的最大品評也基於「俗」和「雅」之間,審美眼光極高極挑剔,這其中有其宮廷成長的豪奢環境有關,另外最重要的就是性格所致。

現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雍正戴假髮扮洋人的畫像非常具有特色,不僅如此,雍正十三年下旨:「做像西洋人黑鬍子」一件。八月初三做完送給他,也是他去世的最後一個裝飾品。他對自己的穿衣戴帽極端精緻講究,製作袍服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爾照朕指示,將黑地伏醬色地仗織圓金龍五彩雲蟒袍畫樣看下,不用畫水,不要像大蟒袍樣,亦不要像寸蟒妝緞花樣。」

不僅袍服,就算一個帶子也絲毫不放過:「此四張鞓帶紙樣皆不如意,俱交給海望,著他做二副帶子,只要好,若不如意,朕不依!」《活計檔》類似的例子很多,很難想像一個帝國當家人如此繁忙卻在穿戴上如此講究,除了奢侈外,便是追求毫無瑕疵的藝術效果。

獅子改洋狗:旁邊的獅子不好,著改做西洋狗。或是「此仙人旁邊的貓不好,改做狗形。」圖書改鎮紙「將字磨去,配做壓紙用。」痰盂改棋盤「著將此痰盂改做大棋盤,銅鍍金里子拆下,另配做紫檀木痰盂。」

這些特點可以發現,他是典型的完美主義者,又是性格善變,做事極端認真的人,見到養心殿東暖閣地磚色調不合,即命更換。

以上的這些都屬於簡單提出意見,更多的時候,雍正站在了一定的藝術高度,提出的想法也越來越專業複雜。雍正十二年(1734)要為關帝廟鑄造神像,雍正很重視這項工作,特意傳旨:「將景山東門內廟裡供奉著騎馬關夫子像,著照樣造一分,其像要如意法身高一尺六寸。先撥蠟樣呈覽,準時再造。」

一個月後,做好的樣本連同周倉等從神六尊一起送上,雍正看了不滿意,又提了一大堆意見:「關夫子臉像撥的不好,照圓明園佛樓內供的關夫子臉像拔。其從神像款式不好,著南府教習陳五指式撥像。」十天後,雍正看了新做好的蠟像後仍不滿意:「關夫子的臉像特低,仰起些來。腿甚粗,收細些。馬鬃少,多添些,廖化的盔不好,另撥好樣式盔。」

幾天後第三次拿給他看,依然不稱心:「關夫子硬帶勒的甚緊,再撥鬆些。身背後無衣折,做出衣折來。鞋大鐙蠢,俱收小些。膝旁放高些。持刀的從神並上身做秀氣些。」四月初二第四次呈送時,雍正還在挑剔:「帥旗往後些,旗上火焰不好,著收拾。馬胸及馬腿亦不好,亦著收拾。」

兩天後,當雍正說出:「甚好,准造像,做繡旗」後,負責這項工作的內務官員才長出一口氣。且不論雍正審美水平到底如何,單就他個人眼光來看,非常有點審美強迫症,在權利的作用下,往往因為一個極微小的細節也會讓他覺得不舒服,這些都是完美主義性格的通病。

二、前衛新潮

眼鏡在清代不能不說是非常新潮的一件東西,由於工作量巨大,終日批閱奏摺,視力不濟的雍正在戴上眼鏡後如獲至寶。據清代趙翼考證,眼鏡出自明代,是胡人朝貢時的禮品,並解釋說:「老人目昏,不辯細書,加此物於雙目,字明大加倍。」剛剛傳入中國時,相當昂貴難得。「或頒之內附,或購之於賈胡,非有力者不能得。」趙翼並總結說,廣東人模仿製造,竟然比胡人做的還好。

雍正喜歡眼鏡收藏研究甚至到了狂熱的地步,《活計檔》記載,雍正四年(1726)一次便由內廷拿出一百多副眼鏡「著收拾」。同年九月八日,交出「外進眼鏡」一百副,配做盒子。眼鏡甚至成了雍正隨處可見的小擺設。史料記錄,如四宜堂如意床上、京中大殿、乾清宮陳設內、弘德殿、甚至外出時的車上等等,往往都放上兩副眼鏡。與現在的配戴眼鏡依照視力強弱劃分標準不同,當時以年齡計算使用鏡片度數,雍正不認識眼鏡盒上的洋文,於是叫外國畫師郎世寧辨認,回報雍正使用的眼鏡是:「七十歲」的人當佩戴的。除此之外,雍正對眼鏡套的要求都非常高。有一次傳做「壽字錦盒」,特別囑咐:「上面刻壽桃」、「繡喜相逢眼鏡套」。

雍正甚至將這些前衛新潮的東西作為厚禮贈送給臣下,以此體現特殊感情和格外禮遇。他對十三弟怡親王允祥,一賞就是玳瑁圈水晶眼鏡四副。三哥成親王允祉也有這種待遇,但是數量和檔次都有所區別。滿洲都統蘇丹得到雍正賞賜的眼鏡是「配紅皮採金五福捧壽罩套的玻璃眼鏡。」雍正頗懂人情事故,對於幫他幹些實在苦差事的低級服務人員也給予相應賞賜。如因工作需要專門負責為雍正書寫篆字的方西華就曾得到過一副六十歲用的茶晶眼鏡,貼身侍衛鄭愛貴也得到過一副。

但是如果雍正能夠將自己戴過的眼鏡賞賜給臣下,則被視為超規格禮遇。雍正十一年(1733)雍正傳旨「將上用玻璃眼鏡一副,賞總兵嵇曾筠。」嵇總兵趕忙上謝恩折,並引用硃批:「朕所用眼鏡一副賜卿,未知可對眼否?若不對,不必勉強,隨便交回,朕另頒來。」嵇總兵怎敢說不合適,在奏對中回答說:「今領承玉寶,晶瑩徹朗,纖毫無障,恰與臣目適相對合。」雍正看到後非常高興,批覆到:「此朕案邊親用之鏡,本日批畢,隨便拈來賜卿者;若對眼,則卿之目力尚好,朕深為欣悅。」

然而仔細拼讀則發掘這裡面非常有趣,當時眼鏡按照年齡多少設計度數,嵇曾筠當時已經六十三歲,而雍正不僅較之年輕,視力又好些,讓嵇總兵戴「四十歲」度數的眼鏡,肯定難以感到舒適,高情商的雍正不知要是想到這裡是否會發笑。

值得一提的是,對眼鏡的熱愛,是貫穿其一生的,在他去世的前兩天還要求呈進兩幅水晶眼鏡,可以說,喜歡眼鏡,雍正是認真的。

三、雜七雜八

雍正是個生活趣味很濃的人,除了處理大量政務外,他喜好各種小玩意,甚至成了唯一解除疲憊放鬆身心的方法。

鑒於政務繁忙,他沒有太多精力爬山涉水,於是就叫人在各處安放望遠鏡,獨自瞭望,以此解除政務疲憊,放鬆身心。雍正經常叫人做望遠鏡,當時稱之為「千里眼」。

雍正十年(1732)三月二十日諭旨:「將千里眼多做些備用。詢問做千里眼人,茶晶、墨晶、水晶若做的千里眼,看得遠的多做些。」十多天後,雍正又突發奇想,「這次式樣卻要與鼻煙壺放在一起。」並且明確了千里眼的使用範圍,一部分給軍人使用,一部分作為賞賜。「賞賜將軍常德無簽千里眼二件,提督哈元生黃紙簽千里眼二件。」至於雍正自己則用來觀覽風景。

清代的康、雍、乾三代皇帝對鼻煙壺都非常喜愛,這些也都是外來物品,明萬曆時期傳入中國。除了本身解乏功能外,雍正更是將其當做一件工藝品把玩。鼻煙壺在製作商非常考究複雜,從用料到外在藝術設計都有很大的要求。雍正對此都有獨到見解,如:「鼻煙壺口袋甚華麗了,將樸素、文雅些的做幾個。」、「此(鼻煙)盒內西洋畫片擋臉,不好,著改做、收拾。」

儘管挑剔,難伺候,但是對於一些進呈的物品一見鍾情時頓時開心起來。有一回,看到送來的「畫飛鳴宿食雁琺琅」的鼻煙壺時,非常滿意問:「此鼻煙壺畫得甚好,燒造得亦甚好,畫此琺琅是何人?燒造是何人?」屬下回答說:「此鼻煙壺系譚榮畫的,煉琺琅料的是鄧八格,還有太監幾名、匠役等幾名,幫助辦理燒造。」雍正聽完後即賞譚、鄧每人二十兩銀子,其餘工匠賞銀十兩。

他自己還設計玩具鼓,這些都給手下提出了難題:「陳設鼓樣並挺子座子,俱照戵燈一樣做。將鼓牆厚些的鼓做兩面。上安粘翎毛雞一支,內安風琴。再特扁形的鼓做二面,上或安瓔珞,式樣或配合何樣爾等酌量。」五個月後,郎中海外將畫成數張鼓樣上呈,雍正俱不滿意說:「鼓上雞肚內安風琴雖好,但雞肚內地方窄小,恐不能吹整套曲子,若有響聲亦可。再此鼓內若安得風琴,頂上就不必安雞,或安一夔龍式頂才好。」雍正的設想就是在鼓內安風琴,能演奏整套樂曲,這件玩具竟然耗費一年三個月,可以想見,承擔這件玩具任務製造的郎中海望承擔多大精神壓力才勉強完成任務。

雍正十三年,政治極其繁忙,任內推行大幅度改革,雍正鐵腕行事,凡事乾綱獨斷,卻沒想到在如此忙碌的政務之餘,醉心於工藝和極端的極致享受,這些與宋代的宋徽宗玩石頭創造瘦金體與明代喜歡做木匠活的明熹宗並無區別,其完美主義的追求絕對無瑕疵,絕對好看功夫上,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雍正如此任性的玩耍卻依舊如此勤政,為康乾盛世中間做到了承前啟後,這才是雍正玩出的最高境界,也讓後人生動看到了完美主義下的雍正審美境界。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