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援:好懸!軍隊差點未戰先敗!

chinanewsdaily     2018-02-12     檢舉

軍不反腐則亡國吏不整治則亂軍!

習主席主持軍委工作以來,力挽狂瀾,在軍內反腐倡廉,「打老虎、拍蒼蠅「,上至軍委副主席、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總後副部長、武警司令,下至貪腐違紀的「蝦兵蟹將」,一概拿下。

僅此一條,我們就有充分的理由擁護習主席。我們這支隊伍曾經是身經百戰、無往而不勝的軍隊;曾經是秋毫無犯,「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人民子弟兵。可是,看看現在的狀況,觸目驚心。近幾年,僅經媒體公開披露落馬的將軍就有87名,其中上將6人(郭伯雄、徐才厚、張陽、房峰輝、田修思、王建平),中將12人,少將69人。

我軍歷次戰役中,沒有哪個戰役一下子集中損失這麼多高級將領。近幾年來,軍隊有1.3萬人被處分。相當一個師的兵力未打仗就敗在了金錢、貪慾、美色之下。更為惡劣的是郭徐喪失理想信念,貪贓枉法,貪污腐敗,貪婪無度、大肆收錢、索賄受賄,徹底淪為權力和金錢的俘虜,受賄金額數目巨大。郭徐黨風不純、作風不正,自己收錢收物還不夠,還讓自己的妻子、孩子、親戚和身邊工作人員幫著一起收,別說喪失了共產黨員的黨性原則,就是一個做人的道德底線也突破了。

我曾經說過,現在沒有任何一支外國的軍隊敢把戰靴踏上中國的領土,唯一能打敗我軍的就是我軍自己。腐敗是軍隊戰鬥力的第一殺手,腐敗不除未戰先敗!

在軍隊反腐方面,我們首先要感謝習近平主席、胡錦濤主席,也要感謝戰鬥在反腐一線的同志們,比如原總後政委劉源同志。劉源政委在查處案件過程中,發現谷俊山的問題,上報時任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同志,習近平同志認為問題嚴重,立即上報胡錦濤主席。

郭伯雄、徐才厚竟然欺上瞞下,官官相護。谷俊山(上圖)有恃無恐,揚言:「我谷俊山也有後台!」劉源震怒,說:「我寧肯烏紗帽不要了,也要把貪官拿下來!」在胡錦濤、習近平同志的領導下,在全軍指戰員的擁護和支持下,一場反腐倡廉的攻堅戰在軍內打響。如今,已經抓出軍內貪官數百名,制定了一系列的規章制度,逐步形成了風清氣正的政治局面。

我個人認為,吏治腐敗的危害甚於經濟腐敗。它關乎培養什麼人,使用什麼人的問題。經濟腐敗事關個人的道德情操,吏治腐敗事關國家和軍隊的前途命運,傷筋動骨。

蔣介石敗退台灣後曾總結失敗原因時,就四個字「吏治腐敗」。

而郭伯雄、徐才厚又重蹈蔣介石覆轍,嚴重破壞了我黨的幹部路線政策和工作制度,表面任人唯賢,背後任人為錢;表面五湖四海,背後拉幫結派,搞『小山頭』『小圈子』。

在圈內不講原則講關係,開口『哥們』、閉口『夥計』,依附性、投機性、幫派性、貪婪性、滲透性極強,有的不堅持原則、處事不公、搞暗箱操作,有的搞親親疏疏、雙重標準、權錢交易,有的隨意突破幹部政策,留後門、開口子,嚴重污染了選人用人政治生態。

比如,郭伯雄身邊的人竟然被一些高級領導幹部投其所好地稱兄道弟,房峰輝居然對郭伯雄以姐夫相稱;

能力平平的郭正鋼拔苗助長般地提升為全軍為數不多的「70後」將軍,將品行低劣的谷俊山火箭般擢升為總後勤部副部長,甚至不惜改年齡、塗檔案。

想想郭伯雄、徐才厚主政的一段時間裡,他們提拔幹部的重點,第一是搞營房的,第二是管財務的,第三是管幹部的,第四是管兵員的,第五是首長身邊的工作人員。不是說這些人都有問題,當中不乏好人、能人,但從他們的經歷來看,確實不是能打仗的人。

吏治腐敗的惡果不僅是腐蝕了一批幹部,造成了錯誤的用人導向,給那些貪官、壞蛋提供了干更多壞事的舞台。更重要的是「劣幣擠占良幣」,使我軍許多優秀幹部失去了報效祖國,施展才華的機會。

現在大家關注的都是軍隊出現了多少貪官,可是大家想沒想過,由於這些庸才、腐才的卡位,占用了多少寶貴的崗位稀有資源,劣幣擠占良幣?都說郭徐搞團團伙伙,搞小圈子,但在他們的小圈子之外「逆淘汰」了多少有能力、有作為、有血性的好乾部,這同樣是我軍巨大的損失!

比如,李際均中將曾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寫了大量理論專著,組建集團軍時,是38集團軍第一任集團軍軍長。由於工作非常出色,調入中央軍委辦公廳任主任,參與了上個世紀80年代的軍改。就是這麼一個文武雙全的幹部,被美國中情局所暗算,他們制定了一個專門針對李際均的「老鼠行動計劃」。結果,李際均被棄之不用。

美國國防部顧問白邦瑞曾經問我,「怎麼這麼一個有思想的人,你們都沒有把他用起來?不過,這對我們美國人來講,可是一件好事。」我反問他,你知道李際均將軍現在在幹什麼?他說,他都退休了還能幹什麼?我告他,李際均將軍現在在當博士生導師,他又培養出許多小李際均。白邦瑞說,「這對我們美國人來說,又是一件壞事。」

就是這麼一位讓我們的對手都敬畏的優秀高級將領,我們卻聽信讒言,棄之不用!

原總參第一副總長章沁生在各級關鍵崗位上都歷練過,在赴廣州軍區任司令員時,曾發出三句經典之問,「請問在座的各位高級將領,你們誰天天在想打仗,想打仗的誰會打仗?會打仗的人,誰敢打仗?」我認為這三問是世紀之問,是良心之問。

就這麼一位天天想打仗的軍事指揮人才,因為言語衝撞了郭徐,而被棄之不用;

劉源(上圖)、陳知涯都是對腐敗深惡痛絕,有擔當的人,沖在反腐一線。劉源寧肯丟掉烏紗帽也要拿下貪官,陳知涯在接到恐嚇信之後,寧肯掉腦袋也鐵了心跟隨習主席反腐,也是由於當時的組織生態惡劣,以「沒有位置」和「超齡」為由而被棄之不用;

粟戎生、陳知建(上圖),大家都知道他們一個心思撲在打仗上,謀打仗、敢打仗,也被棄之不用。

原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粟戎生(上圖)把辦公室搬到帳篷里辦公,在家裡設置作戰室。不買私人轎車買了一輛「依維柯」中巴,塗上迷彩,改成指揮車。我隨他到朱日和訓練基地視察,沿途他都在看地圖,對照地形,校正「北斗」的定位,下了車,他就住進野戰帳篷與戰士同吃同住同訓練。返途路過某集團軍駐地,他囑咐不要驚動集團軍首長,請裝備部長來吃個工作餐,在飯桌上討論「車載炮」的技術革新方案。

粟戎生曾上報軍委,指出軍隊建設上的形式主義也是腐敗。他從「衣食住行」四個方面舉例:

「衣」,他認為軍隊就是打仗和準備打仗,因此部隊的常服不應該是「夏常服」、「冬常服」,而應該是「作訓服」。服裝設計部門應該多設計出一些隱身、防彈服,並減戰士輕負重量,才是對部隊最大的負責。

「食」,他經過調查,總部下達的指示,每個戰士每天吃一個雞蛋,95%的部隊落實了,這不簡單。但總部還下達了一個指示,每個戰士一年必須至少投一枚實彈,卻因為怕出事故,落實率很低。他說一個連手榴彈都不敢投的部隊,能成為虎狼之師嗎?

「住」,現在提倡「花園式營區」,改善官兵的生活環境是好事,但也要牢記「生於憂患,死於安逸」的古訓,戰鬥部隊的營房首先是要便於機動、利於訓練和打仗。(上圖為粟戎生在對越作戰老山前線前沿觀察所觀察敵情)

「行」,現在一些師、旅級的領導都配備了轎車,打起仗來這些低底盤的轎車能越野打仗嗎?他是不是敢直言?說的是不是有道理?

然而,向粟戎生(上圖)這樣一批對黨忠誠,有作為、敢擔當的優秀幹部,卻錯過了使用機會,特別是一些野戰部隊有作戰訓練經驗的師團級幹部被「逆淘汰」,實在是很可惜!令人落淚!

這樣一批一個心思謀打仗的優秀幹部不用,不是我軍的損失嗎?我不是妄議幹部政策,替他們叫屈,但我們只要想一想,如果當年用了他們,部隊將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總比用郭伯雄、徐才厚、張陽、房峰輝強得多!

如果當年讓自稱「渾不吝」的劉源、陳知涯(上圖)去反腐,我看那些貪官還會在十八大以後不知廉恥,不懼威嚴,仍然頂風作案?

如果當年讓粟戎生(上圖)等抓訓練,誰還敢在訓練場上弄虛作假、玩花拳繡腿。

所以,毛澤東主席講,政治路線決定以後,幹部就是決定性的因素。

前一段,有些部隊形成了集團式的、塌方式的、斷崖式的腐敗,抓起一個人,帶出一大幫,盤根錯節,官官相護。現已查明,張陽、房峰輝行賄受賄,他們身居要職,向上,向誰行賄?向下,又收受誰人的賄賂?有沒有漏網之魚,難道不值得我們警覺嗎?因此習主席講,反腐仍在路上。

最近網上盛傳原海軍政治部主任楊世光中將(上圖)的一份懺悔錄,他承認他違法犯罪、收人錢物的行為絕大多數是發生在十八大以後,將習主席訓誡置若罔聞,對反腐高壓態勢幾近麻木,對「瘋狂圍獵」渾然不覺,東窗事發仍然心存僥倖。這就值得我們反思了。

為什麼我們這麼一支文明之師、威武之師,會出現這麼多「大老虎」,上到軍委副主席,下到分管總參、總政、總後的一些主要領導紛紛落馬,而且前赴後繼,十八大以後還頂風作案。

金一南同志曾經打了一個形象的比方:如果一條河裡死了一條魚,那可能是這條魚的問題。但是,如果死了一群魚,那可能就是水的問題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從制度上、從法制上、從用人上、從監督上、從行之有效的思想政治工作上找問題,解決問題。

現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軍委堅持黨的幹部路線和用人標準,大家氣順了,工作有盼頭了。習主席以戰鬥力為衡量軍隊建設的唯一標準,包括用人和選拔幹部,現在許多有實戰經驗和帶兵經歷的軍政主官升帳掛帥。

比如,參加過中越反擊作戰的張又俠同志(上圖)升任軍委副主席;

戰鬥英雄李作成同志(上圖)升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我們又見「艷陽天」。

這次軍隊反腐真是驚心動魄,命懸一線啊!如果戰爭來臨,或者是顏色革命降臨,那些憑著關係跑官賣官上位的貪官、庸官,心系「小金庫」,心系「將軍府」,心系「小情人」……能為國家捨命,提領著腦袋高喊「跟我上」嗎?基層官兵知道你是跑官賣官混來的官,誰敢跟你上?誰又願意跟你上?

從這點來說,習主席挽救了軍隊,毫不誇張!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