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個令人臉紅的外號,還敢睡正宮娘娘,被槍斃大聲說了七個字!

chinanewsdaily     2018-02-10     檢舉

古代的勞動人民是聰明的,他們形容一個人膽子大,喜歡用這四句話來說事兒:騎老虎,劫皇綱,殺皇上,睡娘娘。

小編今天單說第四樣,那就是和娘娘搞地下情。這樣的人,可以說膽子比倭瓜大,這道理簡單不複雜,因為敢和娘娘勾三搭四的人,99.9%都讓皇帝給幹掉了,而且死得都是慘不忍睹。

(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絡,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繫本號作者刪除。圖片與內容無關,請勿對號入座)

小編今天說的這個人非常厲害,他不僅和正宮娘娘偷情,給皇帝戴了綠帽子。皇帝還偷偷塞給他400塊大洋的封口費,並將他禮送出境。

有讀者看到這裡,心裡都會升起一個念頭:小編今天晚上喝了半瓶東北老白乾,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小編真的沒有亂說話,這個敢睡娘娘的人,名叫祁繼忠。如果用一句日本兵講的話來說,就是:祁繼忠的良心,那是大大地壞了!

我們都知道,溥儀在日本人的操縱下,從1934年到1945年,在長春建立了偽滿洲國政府,他就成了不得人心的康德皇帝。

李國雄是溥儀的近侍,同溥儀一起關押在撫順的戰犯管理所,他被特赦以後,曾經寫了一本《伴駕生涯——隨侍溥儀33年紀實》。

在這本書中,李國雄披露了婉容和侍衛們不清不白的歷史事實和經過,其中,他重點寫了祁繼忠。

正宮娘娘紅杏出牆,這本來就有些匪夷所思,但這件「風流韻事」的病根,除了封建禮教在作怪,大部分原因出在溥儀的身上。

溥儀3歲進宮,隨著年紀增大,就開始和宮女們搞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當時溥儀還未成年,以至於最後就不能人道了。

婉容來到長春市,正值青春貌美的年紀,丈夫不能人道,難道就讓妻子守一輩子活寡嗎,很顯然,這是非常殘忍的,也是不講理的,更是說不過去的。

李國雄在書中回憶:這個祁繼忠武功高,膽子大,身體壯,而且還有一個叫出來,讓人臉紅的綽號——祁大鞭。

溥儀對祁繼忠還是不錯的,按照道理,祁繼忠應該好好報答溥儀才是,可是他報答的方式有些特別,竟成了偽滿洲國娘娘的入幕之賓。

溥儀為了讓祁繼忠能給自己效力,將來能帶兵打仗,他還推薦祁繼忠去了日本的東京,到陸軍士官學校學習軍事,學費由溥儀全額提供。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祁繼忠走後,婉容和另外一名侍衛李體育又好上了,溥儀捉姦成功後,一封電報,調祁繼忠回到了長春,李國雄在書中回憶:溥儀為了讓兩個人守口如瓶,他每個人賞賜了400個大洋,並將其禮送出了偽滿洲國的地盤。

李體育白撿了一條性命,他回到北京後,就非常低調地在北京某中醫院,找到了一份飼養做試驗用的小動物的工作,安安穩穩地渡過了自己的餘生。

可是祁繼忠卻不甘心籍籍無名地生活,他有留學日本陸軍軍官學校的資歷,他就在華北加入偽軍,成了一個為日軍賣命,殺害我抗日軍民的漢奸。

1945年日軍投降後,祁繼忠脫下了偽軍軍官的軍服,開始隱藏了起來,隨著新中國建立,華北地區實施了嚴格的戶口制度,祁繼忠這個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壞分子」被揪了出來。

祁繼忠罪大惡極,被我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來到刑場,法警問他,還有什麼話說的時候,祁繼忠惡狠狠地道:「我這輩子值,真值!……」

一聲正義的槍聲,送祁繼忠去陰曹地府報道去了。因為他罪大惡極,死後連個墳頭都沒有留下!

祁繼忠可以當偽軍,幫日本人殺害同胞;他也可以參加抗日部隊,殺侵略中國的日軍;前一個遺臭萬年,後一個青史留名。什麼叫做值,什麼又叫不值?也不知道糊塗的祁繼忠是怎麼算的帳……

聰明睿智的讀者,您說祁繼忠這輩子值不值呢?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