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勳復辟失敗後,為什麼能得以善終?

chinanewsdaily     2018-02-09     檢舉

張勳(1854-1923),原名張和,江西省奉新縣人

1917年7月5日這一天,北京城外的盧溝橋,有兩支軍隊交上了火。

一方,是北洋軍閥段祺瑞手下幹將曹錕率領的「討逆軍」第三師,另一方,其實也是北洋軍,不過他們人人腦後留了一根辮子,統稱為「辮子軍」。

他們為什麼要交火?

因為「辮子軍」的統帥張勳,不久前剛在北京城請出了已經退位的清朝皇帝溥儀,宣布「中華民國」下課,「大清王朝」重新上台。

天下震怒。

「張勳復辟」這件事,在民國史上堪稱一幕精彩絕倫卻又荒誕不經的鬧劇。但很多人記住了張勳的荒唐,卻未必能回答一些問題:

為什麼張勳有那麼大的膽子復辟?

為什麼張勳還真的就那麼輕易復辟成功了?

為什麼真的有這麼些人願意跟著張勳復辟?

為什麼張勳好不容易復辟了,卻一觸即潰?

為什麼闖了那麼大禍,張勳還得了善終,而且風光下葬?

要回答這些問題,其實很簡單——了解張勳這個人就行。

張勳這個人啊,用五個字來形容他,不多不少,正好。

「勇」

第一個字,是「勇」。

張勳,字少軒,江西省奉新縣羅塘鄉赤田村人。1854年10月25日生人。

張勳的童年並不幸福,早年父母就雙雙離開人世,是跟著爺爺一起長大的。從小爺爺給他講的,都是各種忠烈的故事。

1860年,太平軍殘部占領奉新縣,張勳爺爺被殺,自此孤苦伶仃,被一許姓退休官員收留,在20歲的時候被推薦入伍。正所謂「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當然,「書生」張勳是算不上的,他也只是陪許家少爺念了幾年私塾,而且只是對忠烈故事留下深刻印象。

1883年,中法戰爭爆發,張勳跟隨湖南巡撫潘鼎新進入越南,陣前不慌,聽令到位,頗受潘鼎新賞識(也有說照顧潘鼎新也頗為到位),升為六品管帶。

1895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中,張勳在東北率1000多名騎兵在大沙嶺阻擊日軍,身先士卒,死戰不退,激戰三天後成功擊退日軍進攻,聲名鵲起。「張勳的部隊戰鬥力最強」的說法,開始漸漸被流傳開來。

1895年10月,袁世凱受命組建「新軍」,開始小站練兵,想起了有這麼一個打仗不要命的張勳,於是將他招至麾下,給了個營長的職位。

自此,張勳開始進入了中國當時最大的軍事集團——北洋軍。

袁世凱著名的「小站練兵」

張勳到底有多勇?

1911年辛亥革命,全國革命黨人群起響應,其他省份的清朝將領大多順水推舟,宣布獨立,但當時身為江南提督的張勳卻死守南京,面對士氣旺盛的革命軍「江浙聯軍」,居然硬碰硬死扛了整整一個月,導致「南京戰役」成了整個辛亥革命中最慘烈的戰役之一。

所以說,有的人說張勳是平步青雲,但一沒文化,二沒背景,三沒錢財的張勳能後來爬那麼高,哪有那麼容易?

沒有點拚命三郎的狠勁,張勳冒不出來。

「義」

但光有一身勇勁,一個人往前沖,早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張勳能一步步提拔上來,肯定還有他其他的特點。

那就是第二個字:義。

張勳帶兵其實未必有什麼謀略,但他講義氣。舉兩個例子。

中法之戰的時候,張勳立了戰功,廣西提督蘇元春賞了他兩壇好酒。第二天,張勳手下的士兵在一條小溪中洗澡,忽然發現溪水酒香撲鼻,一看,是張勳命人在小溪上游將兩壇酒都倒入溪水中,讓手下這支部隊都在酒香中洗個舒服澡。

甲午之戰的時候,張勳親自率衛隊督戰,一名士兵左臂動脈血管被打穿,張勳跳下馬來,從自己兜里拿出皇上御賜的鼻煙壺,敲碎,將裡面放的一些名貴藥材敷在士兵傷口上。旁邊人驚呼:「這鼻煙壺可是御賜啊!」張勳罵道:「媽的什麼御賜!救人要緊!」那名士兵大為感動,立刻掙扎著又要返回前線。

甲午戰爭中的清軍陸軍

張勳待手下的官兵很好,從不剋扣糧餉,所以他的部隊非常穩定,甚至出現父子兵同時在他部隊服役的情況(但後來發展過頭,張勳對部下極為縱容,所以張勳部隊日常的軍紀非常差,對老百姓姦淫虜掠時常發生)。

張勳對老家也很好,他發跡之後,只要是老家赤田村的老鄉,張勳每家奉送大瓦房一座。當時在北京求學的江西籍學子,張勳都會給予獎學金,如果是奉新縣出來的大學生,張勳將他們的吃穿用一切都全包,而對當年收養他的許家,張勳一生感恩,許家的人一律安排得很好。

還有就是哥們義氣了。

張勳不是北洋武備學堂出身,而是以「經驗豐富的基層軍事幹部」進入到袁世凱的北洋體系的,所以相對於段祺瑞那批核心圈子而言,他並不是嫡系。

雖然沒進核心圈子,但張勳為人豪爽,對待諸位兄弟揮金如土,又講義氣,再加上年長幾歲,所以那批北洋將領都尊稱他一聲「老大哥」。

至於他後來真的以為自己是「老大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忠」

有勇有義,張勳是不是還缺了個什麼?

沒錯,那就是第三個字:「忠」。

這個「忠」字,可以說影響了張勳的一生。

之前就已說過,童年時的那些忠烈故事深深影響到了張勳,所以他入伍後又勇又忠,也是他提拔很快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過,他既然進入的是袁世凱的北洋集團,應該對袁世凱忠心耿耿,怎麼對大清王室如此肝腦塗地呢?

這還是得怪袁世凱。

1900年,八國聯軍打進北京城,慈禧帶著光緒倉皇出逃,後來發現洋大人們沒打算治她的罪,所以又班師回朝。負責接駕回京的,就是張勳——他是被袁世凱派來執行這個任務的,當時還只是個團長。

慈禧和光緒

能有機會服侍當今聖上和比聖上還聖上的太后,那還了得?

張勳一路上鞍前馬後,照顧得無微不至,晚上親自為慈禧站崗,給慈禧留下了良好印象。慈禧是何等人物?國難當頭,最難找的就是忠勇之人,所以慈禧也一直對張勳多有獎賞,讓張勳受寵若驚,從此以能護衛皇室為榮。

1908年,光緒和慈禧在兩日內相繼歸西,據說張勳長跪痛哭整日,兩次流出的眼淚都是血水。

1911年,57歲的張勳被任命為江南提督,雖然這一年大清王朝即將走向終點,此時的一個「提督」與以前的「提督」分量不可同日而語。但對於平民孤兒出生,能在短短時間內就升任到「提督」一職的張勳而言,那也是萬分榮耀的大事。

所以,武昌起義後張勳率部死守南京,固然說明他的勇,也說明他的忠——他必須要效忠清王朝,因為那是曾給予他一生榮耀的恩主。

南京戰敗,張勳退入徐州,從此割據一方。作為為數不多他還能做的效忠行為,他命令自己的部隊一律不許剪辮子。

所以,張勳的部隊,在那時候被稱為「辮子軍」,而他自己,稱為「辮帥」。

張勳手下的「辮子軍」

「妄」

如果說張勳只有「勇」、「義」、「忠」三個字,那他這輩子,就在徐州念叨著「皇恩浩蕩」,也就過去了。

但他偏偏還有第四個字:「妄」。

張勳的這個「妄」,不僅影響了自己,也深深影響了中國近代史。

先來看看當時的背景:

1917年,袁世凱死後留下了巨大的權力真空,握有實權的「北洋之虎」段祺瑞把徒有虛名的「大總統」位置讓給了黎元洪,自己占了國務院總理的位置。

一個占了法統,一個領了實權,著名的民國「府院之爭」(總統府和國務院)由此展開。結果為了是否要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向德國宣戰,兩股勢力徹底鬧掰,段祺瑞宣布辭去總理職務(他支持宣戰)。

黎元洪(左)和段祺瑞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背後都有多股勢力在博弈,水深得很。但有一個人就敢大咧咧地站出來:你們都別吵了,都聽我的吧!

這個人,就是張勳。

張勳一非北洋嫡系,二非北洋軍閥里實力最強的(手下一共只有25000人左右),三非北洋軍閥里官最大的(也就算是個「安徽督軍」),但他就敢當這個「老大哥」,敢在徐州召開四次各省督軍會議,最後還敢當上一個「十三省督軍總盟主」。

然後,他就以「總盟主」的身份,向北京發出聲音:都別吵了!讓我來調停吧!

你說張勳是真的傻?他可不這麼認為,他有他自己的如意算盤:借「調停」之名進到北京,迎出溥儀,恢復大清!

但他還真的是傻:他總覺得他的這點小九九,人家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都是擁護的——皇恩浩蕩,誰不念恩?

他把自己的想法,在徐州和自己的那些「生死兄弟」——各省的督軍——都交了底,大家有的默不作聲,有的唯唯諾諾,有的笑而不語。其中有一個人,就動了心思。

這個人叫徐樹錚,他是段祺瑞的心腹謀士,在民國也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

徐樹錚(1880-1925),江蘇蕭縣(今屬安徽)人

在段祺瑞看來,張勳要復辟,簡直是痴人說夢。但徐樹錚勸住了他:千萬別阻止這位老大哥!

這就是張勳「妄」的地方——他以為他的忠義大旗一舉,天下肯定群起響應!

但他根本料想不到,人家不會響應還罷了,還準備把他當棋子用。

1917年6月30日,張勳率5000「辮子軍」進京「調停」所謂的「府院之爭」,屁股還沒坐熱,7月1日凌晨3點,就進了紫禁城內的養心殿,對著當時12歲的溥儀三跪九叩,恭請「皇上復位」。溥儀在師傅陳寶琛的教導下,先是推辭了一次,然後「勉為答應」,宣布「共和解體」,自己「親臨朝政」。

隨後,被封為「議政大臣」兼「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順帶還被封了個「忠勇親王」的張勳通電全國,宣布共和國解體,各地應該重新懸掛黃龍旗。

張勳在復辟前請來了之前在海外流亡的康有為一起造勢。復辟之後,康有為滿心以為自己會受封「內閣大學士」,結果清朝皇室認為本朝沒出過不長長鬍子的大學士,據說康有為專門去買了生髮膠水塗抹。

後來張勳封了康有為一個弼德院(相當於一個顧問機構)副院長,康有為大為不滿,痛罵張勳。張勳知道後反罵康有為:他什麼事情都沒做,就想撈個大官,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

這一通電,民眾果然如同張勳想像的那樣「沸騰」了:

當時的北大教授李大釗直接就離開北京去上海了,魯迅立刻去教育部門口辭職表示抗議,孫中山開始在南方組建軍隊準備討伐,黎元洪死也不肯接受「一等公」的封爵,躲起來了……

當然,段祺瑞可不會躲,他正掐著秒表等著張勳復辟呢。

張勳復辟通電一出,段祺瑞立刻開始行動,7月3日在天津馬廠誓師,組成討伐張勳的「討逆軍」,7月4日發布「討逆檄文」,7月5日直接開到北京附近與「辮子軍」交上了火。

面對全國上下一片反對聲,張勳驚了:你們當初不都是默認的嗎?尤其是這個段祺瑞,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

張勳復辟後的北京城,又掛起了龍旗

段祺瑞可不管這些。7月5日兩軍開始交火,僅僅一周,「辮子軍」就全線崩潰,不少張勳的士兵是自己割了辮子去投降了。

張勳一開始還死撐著在自己的宅子裡不肯撤,依靠親衛隊最後抵抗。段祺瑞吩咐人打一排空心炮彈進去,但裡面放一顆實彈。

一發炮彈響,張勳決定放棄抵抗,躲進了荷蘭使館。

溥儀皇帝隨即又宣布退位。

整個復辟行動,前後加在一起,一共12天。

「運」

最後就要說說張勳的第五個字:「運」。

「運」就是運氣,張勳這人,運氣真的不錯。

有人可能會說,張勳復辟失敗了,還叫運氣不錯?那是運氣太差了啊!

拜託,什麼叫運氣差?就是一件事差一點點做成功了,最後功敗垂成,才叫運氣差。張勳的整個復辟行動,從頭到尾,就不可能成功,和運氣又有何關係?

張勳一生的運氣,在於他娶了一個好老婆。

張勳一生好色,納過十個妾,但始終對「正室」恭恭敬敬,因為那是他落魄時的髮妻。這位妻子叫曹琴,和張勳共過患難,張勳一直對她言聽計從。

但是,在復辟這件事上,張勳和自己老婆鬧了彆扭。籌劃復辟的那段時間,張勳整天與人在密謀,而曹琴每天都反覆在勸他這件事千萬做不得。

據《復辟始末記》(1918年,上海文藝編唐朝社出版)的記載,在被張勳訓斥了好幾次之後,曹琴就派了自己一個最靠得住的侄子,拿了30萬兩銀票,去廣州拜會了孫中山,表示這錢是送給他支持革命的——她在為張勳失敗後的行為留後路。

復辟失敗後,北洋軍閥倒也沒拿張勳怎麼樣——說穿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一個愚忠的妄人,只是對他監視居住。1918年,代總統馮國璋宣布特赦張勳,從此他又恢復了自由,不問政事。

但恢復了自由後,沒錢怎麼生活?這又要靠她老婆曹琴了。

曹琴極其精明能幹,特別會投資理財,把張勳的那些積蓄盤得風生水起。張勳萬年生活在天津,他名下獨資或投資經營的當鋪、電影公司、銀行、錢莊、金店、工廠、商店等企業有70多家,資產超過5000萬元。

在天津的張家,傭人不下百餘,花匠、木匠、廚子、司機、丫鬟、僕人等分門別類,每天張勳吃的,用的,抽的,無不精細奢華。張勳喜歡看戲,每年三節兩壽,張家總要搭台唱戲,各路門客食客拜訪,門庭若市。

張勳晚年抱著小妾給他生的兒子

1922年,張勳做七十大壽,京劇數得出的名角如楊小樓、梅蘭芳、余叔岩等人,在八十多歲的京劇界老前輩孫菊仙的帶領下,到天津的張家花園給張勳祝壽。光孫菊仙的出場費,張勳就甩出了600大洋,把孫菊仙感動得老淚長流:「懂戲者,張大帥也!知音者,張大帥也!」

1923年9月12日,張勳因病在天津逝世,終年69歲。遜帝溥儀賜諡「忠武」。

有意思的是,雖然是「復辟鬧劇」的總導演,但張勳逝世後,政界聞人和文化名流紛紛致電哀輓,祭文、哀詩和輓聯不計其數,無論是黎元洪還是段祺瑞,馮國璋還是張作霖,都對他的「忠」大加讚美。

張勳的葬禮據說耗費10萬大洋,靈柩最後運回老家江西奉新安葬,無數江西百姓自發相送,成為當年在江西地方上最為轟動的大事之一。

當然,張勳還是帶著他那根辮子下葬的。

歡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們群組《我要爆料》,或者發郵件到我要爆料粉絲頁。我們會有專門記者,幫你編輯成為文章,發布到我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