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的援交客人...“一个香港18岁快要结婚的援交妹的感人故事”第一次的时候...

Newshare     2018-01-14     检举

那些年,我的援交客人...“一个香港18岁快要结婚的援交妹的感人故事”第一次的时候...

我快要结婚了,而我的好好先生,是我做援交时认识的。

我是一个援交女,18岁的时候开始出来做,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在很多人心目中,做援交的都是贪钱女。我本是一个寡言爱笑的平凡女生,样子ok,我不爱名牌,身上穿的衣物也只是数十元(港币,下同)。曾经谈过一次恋爱,他是一位花心的运动型男生,我很保护自己,不肯和他发生[性.关.系],所以最后他离开了我。

高中毕业后,妈妈拿出四万多元供我读学士,本来我可以好好的读书,但是我把钱借给了我最好的朋友,朋友说她有很重要的事急需用钱,很快就可以还给我。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相信她。

可是借给她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把钱拿去赌博了,平时省吃俭用的我好难过。

我是单亲家庭,妈妈一人把我和哥哥、弟弟、妹妹养大,我不敢告诉妈妈没钱交学费,觉得对不起她,于是我去了借高利贷,为了上学,为了还贷,我不得已走上了援交之路...

PTGF(Part Time Girl Friend 兼职女情人)

我第一次援交是做PTGF,第一个客人算是俊朗,二十多岁,他有女朋友,因为想要新鲜感,所以才找援交。他对我算很有礼貌,看了电影吃了晚饭,然后他要求上房,我拒绝了。

第二次,来的竟是个四十岁的肥大叔,他在街上不断对我揽腰强吻,众目睽睽下,我没收钱就逃了,回家后大哭一场。

开学的日子快到,然而钱还是不够,点PTGF的人很少,这次有个二十多岁的客人要求上房,我最终还是答应了。

我的第一次

开了房我很害怕,心跳得很乱。第一次去这些地方,客人搭我肩膀的时候,我有种触电的感觉。这个客人样子看上去很宅,感觉挺老实的,可能因为没有女朋友,所以才找援交。

脱衣

他叫我脱衣,于是我脱衣。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还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我开始后侮了。但一想起起妈妈辛苦给我交的学费,我还是要继续。

洗澡后便开始了,他不断爱抚我的身体,吻我的重要部位,我很紧张,他不断叫我放松。然后他把我双脚张开...

不戴套,多给你200元可以吗?

吃惊的我却不懂得如何反抗,我只是说了句“不好”,但他还是进来了。

很痛,当他要刺穿我的处女膜时,痛得哭了出来。除了肉体上的痛楚,还有心痛,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就这样献了给陌生人。最后他射进去的一下,感觉自己已经被彻底沾污了,由这一刻开始,我就是个污秽的女人了。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处女是可以开天价的,而我仅以1400元便贱卖了出去...

做PTGF赚钱太少又怕被朋友撞见,我想了想不如直接开房好了,1200一个,但是一定要戴套。

两个月后,发现自己没有来月经,一验,竟然怀孕了。我知道孩子的爸爸就是第一个客人,但是我找不到他。我很无助,新认识的姐姐安慰我,说怀过孕之后,上围会激增,能升CUP。

援交的是坏人?

在好多人眼中援交就是鸡,但是我认识了一些姊妹,她们教我分别,鸡很多时候只是肉体上,而援交则包括心灵,有的客人想要有女朋友的feel,要把客人当成男朋友般对待。当然很多客人也会把我当成女朋友般宠爱。

凡事有失必有得,做援交,令我对男人了解的更多。

当我服务变好,客人越来越多,除了约开房,很多时开房后客人会请我喝酒,找我谈心,还送小礼物给我。

感觉上援交除了得到钱,还得到爱。以前我以为找援交的都是大叔,但事实上很多都是二十多岁,也有些更只有十多岁。他们大多是没有女朋友的好男生,心灵空虚的宅男。其实男人好色是天性,是正常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明白的。

每天跟一个陌生人【嘿咻】,精神上觉得自己很羞耻,肉体上却觉得很刺激。我自己也很矛盾,我知道这样的想法要不得。有时我会有情绪,在家乱发脾气,怪责我好朋友连累我,让我变成今天这样。

第一个约会的客人A君

虽说援交是一场交易,但戏假情真还是少不了。

我喜欢的客人其实有好多,,第一个令我可以和他约会的客人,他有老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可是他老婆只当他是提款机,性冷淡,一个月只可以【嘿咻】一次,有时还会敷衍推脱说等下个月。

他跟老婆快要离婚了,说与其辛苦付房贷养让自己受气的老婆,不如拿钱出来援交更快乐。

我体会的到他的空虚和难过,而他是第一个找我3次的客人。很多客人贪图新鲜感只会找我1次。每次他跟我开房,对我也很温柔。

做我女朋友吧

或者女人年纪大了都想找个依靠,于是我便答应了。

做了他女朋友后,他说帮我还清债项,我不好意思的拒绝了,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于是我们一有空便约会逛街,但我还是要去接客,不让他知道。可是他始终知道了,把我管得很严,我出不去。

“怎么还去接客?”

“我不去接,怎么还债?”

说到地其实还是不信任,他怕我拿了他几万块就会消失,而且年龄相差太远了,最后还是分手了,从此变成兄妹,他还是一个很会照顾我的大哥哥。

第二个约会的客B君

B君样子普通,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但他下面粗而壮,是少数令我有[高·潮]快感的客人。

每次他顶进来我都受不了,时间久了我便越来越湿,他经常说些色色的话,令我身体不自觉放荡起来。

色色的他平时只是个宅男,没有女朋友。现实中连女生的手都不敢牵,只有援交时,他才会大胆起来。

离开房间后, 他一下子又变成了自卑的宅男。

他曾经问我,我们有可能吗?我说为什么是我?他说只对我有感觉。他不再找其他人,每天对我嘘寒问暖,终于我们一起了。

当我们一起了,但每次他想上我,还是会付钱,感觉怪怪的

不用了,你这个月已经给我好多了。

我知道,我怕你以为我是想打免费炮。

之后,跟他【嘿咻】,我就只收一半的价钱。

但我还是接客的,他也没有阻止,因为他也只是个月入9000的80后,他很坦白说不能替我一次还清债项,他是月光族。

男人嘛,到最后还是想不戴套的。我开始让他不戴套,吃避孕药。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总觉得不戴套的他更硬,令我感觉更刺激,试过连续[高·潮]两次,把床单都沾湿了一大片。

孰料出事了,今次不是怀孕,而是有“菜花”。这是性病,我恨透他了。他一定是跟过其他有病的小洁不戴套[性.交]才染上的。

他却不肯承认,说可能是我传染给他的,说我接过这么多客。

他这样一说,我立即说分手,以后不要再相见。他立即抓住我的手求我原谅他,说以后会好好照顾我,但我对他已经死心了。

第三个我约会的客人C君

C君是个宅男,很瘦,戴眼镜,讲话很斯文。

其实我已经还了债,只是做惯了,想把之后两年的学费都赚了。我有了性病还是去接客,我知道很自私,但我总是叮嘱客人一定要用套。

通常一个客人找你3次,多数是爱上你了,每个月C君也会找我一次。

起初对他没什么特别感觉,他总是忧郁的样子。他没有A君富有,也没有B君高超的技术,但是很喜欢找我聊天,他喜欢找我聊天多于【嘿咻】。

其实你人不错,你为什么找援交?

从他的脸上,看到他对爱情的死心,饱历沧桑。纵使他知道是一场交易,但他对我还是很体贴入微,家用以外还很照顾我的其他需要,经常陪我搭车,帮我做功课。

有一次,他说:“做我女朋友吧,我想以后好好照顾你。”

我说:“我是肮脏的,我还要经常看医生。其实我有性病,你不介意吗?”

他:“不介意,就算你有什么病也不介意,我愿意永远照顾你。”

我:“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有性病,别傻了,我跟你一样,对爱情早已死心。”

第二天,他约了我出来...

这是给你的

他手上拿着八万现金。

我:“我不要,你给我干什么?”

C君:“我爱你,希望你以后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不用再做援交。我赚的钱虽然不多,每月只有一万一,但这八万已经是我的全部。只要你以后生活快乐,就可以了。到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爱情,为自己爱的人不计较付出。”

我:“这怎可以,我有什么好... 我只是个肮脏的女人,我只是只鸡罢了。”

C君:“你是对我最好的女人,无论怎样,我也想照顾你,以后由我照顾你,令你一直幸福下去。”

终于,我接受了他的爱意,从此没有再做援交,性病也慢慢痊愈起来。每天上学,做正当的兼职,每个月把钱慢慢还给他。他总是不肯要,而我还是要坚持比佢, 最后变成了一起储钱去旅行.

从此,我便跟这外表普通的宅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也会尽力对我好。